2013年

2013年

2019-03-31 17:39

2013年,上海元代水闸遗址博物馆对外开放。志丹苑元代水闸遗址是迄今中国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地下水利工程遗址。

事实上,过去半个世纪来,上海考古不断获得重大突破,已不断刷新世界对上海的认知。崧泽遗址发现于1957年,地处现在的青浦区赵巷镇崧泽村,是上海最早有人类生存的地方。考古队在此发现上海最早的先民踪迹,从而把上海的历史一下前推至6000多年以前。

此次青龙镇遗址的考古与元代志丹苑水闸遗址,犹如两片上海历史的拼图“严丝合缝”地拼合。据《水利集十卷》记载,领衔建造志丹苑元代水闸的元代官员任仁发正是上海青龙镇人。任仁发先后于1304年、1308年和1324年奉命在吴淞江上建造6座水闸。有趣的是,任仁发不仅是水利专家,还是一位丹青妙手。就在数天前,任仁发的《五王醉归图卷》在保利秋拍中拍出了3.036亿元的天价。

陈杰对记者说,上海的发展脉络十分清晰,是“以水兴市、以港兴市”,文明中心随水系不断东移,城市中心从昔日的吴淞江变成今天的黄浦江。上海早就孕育“航运”“城市”的基因,历经沧海桑田愈加繁华,最终崛起为一座国际化现代大都市。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学部委员刘庆柱提出,青龙镇与上海城市发展有着密切关系。海上丝绸之路随着历史发展是从南向北迁徙的,从秦汉时期的合浦,到西汉的番禺,到中古之后的福建泉州,到封建后期的宁波,再到近代上海,这就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发展的过程。

陈杰指出,上海的历史在唐代之前的文献记载中仅寥寥数笔。此次青龙镇的考古发现,弥补了历史文献的不足,有力地证明和进一步确立了青龙镇在上海乃至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地位,重现了唐宋盛世上海这片土地上的繁荣景象。

孙丽萍)

始建于1023年的隆平寺塔呈八角形,共7层,据估测可能高达50多米,体量和高度超过上海现存13座古塔。而隆平寺还有1平方米见方的地宫。从地宫中出土了一些上海前所未见的珍贵佛教文物:除了古代钱币万枚,还有两座阿育王塔守护的四重套函,套函中有一尊木质鎏金释迦牟尼涅槃像和4颗佛教圣物感应舍利。

王辉认为,以往对上海的错误认识,主要是因为“缺乏考古实证,学界的研究也不够系统深入”。此次考古证实,青龙镇作为对外贸易港口,从唐代中晚期至南宋末期,延绵500年。其中,最繁盛辉煌的是北宋到南宋的100多年间,其间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的航线,为近代上海及现代上海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奠定了坚实基础。

处在“控江连海”位置的青龙镇,最初是个军事据点,唐天宝五年设置。随着江南地区的开发进程,到了晚唐、北宋初年就转型为经济贸易重镇,是上海地区最早的海内外贸易港。南宋绍兴元年(1131),青龙镇曾专设海外贸易管理机构市舶务。鼎盛时期,青龙镇市井繁华,商贾云集,物华天宝。

上海青龙镇遗址的考古工作仍将推进。宋代诗人梅尧臣曾经作《青龙杂志》记载镇上有“三亭、七塔、十三寺、二十二桥、三十六坊”。如今,考古学者们还正逐步发现唐宋时期的房基、水井、灶、铸造作坊等遗迹,希望能细致入微地复原出千年之前青龙古镇的日常生活。(记者

尽管青龙镇遗址考古已经获得巨大成果,但一些疑问仍未解开,例如:相较于泉州、宁波等港口,同样是重要港口的青龙镇为何长期不为人知,以至于直至近代,上海还被视为寂寂无闻的“东海渔村”?又如,青龙镇面积究竟多大?当时的城镇发达程度如何?

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杰说,这些文物佐证了当时文献的记载。史载隆平寺塔“若建是塔、中安舍利;民乐太平、起塔魏巍”,是一座由民间捐献建造的佛塔,反映了唐宋时期这片土地上佛教的世俗化。但更为重要的是,隆平寺塔还是一座灯塔,紧邻吴淞江入海口,肩负着指引海上丝绸之路过往商船进入青龙镇港口的导航功能。

随着隆平寺塔基、珍贵佛教文物以及大量贸易瓷器的出土,一个在唐宋时期人口、贸易、宗教都极其繁盛、享有“小杭州”之誉的“东南巨镇”——青龙古镇,已被清晰勾勒出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