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我们这个年纪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

2019-03-02 09:53

“我住在一个老小区里面,巷子又窄,过去老百姓在巷子里就放起来了,一个是安全问题,一个是环境影响,”陈蒙蒙代表说,他以前过年的时候就看见满大街到处都是烟花爆竹垃圾。

80多岁阿姨过年也成“低头族”

“我是十六岁就离家了,然后出去读大学,”讲起春节回家过年,少小离家的东南大学校长易红代表显得有些伤感。易红说现在到他们这个年纪,父母年纪都很大了,都80多岁了,所以他每年都非常珍惜回重庆万州的老家过年。

每年过年都要回宁夏老家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周学东过了一个与不少家庭不太一样的年,他们家今年办起了一台“春晚”。

全国人大代表、常州工学院副院长 张红

“其实不放烟花并不代表没有年味,”在陈蒙蒙看来春节更是一个家庭团聚的日子,像他们家里的年味一点都不少,“像我们家里的年货都是自己亲手做的,而且像年轻人还会开车进行短途的旅游,像我们忙了一年也可以在春节好好休息。”陈蒙蒙告诉记者。

在易红看来,每年的过年实际上更是一种亲情的展现,“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你就越能感受到亲情的重要。”易红说现在的学生虽然学业和工作都很繁重,不过他在学校里面经常跟学生们说要多陪陪自己的父母,不能光顾着学习和工作,多陪陪自己的亲人,“而且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做,今后你想去做,都没有机会去做。”易红有感而发。

周学东说家里过年,来吃年夜饭的有20多个人,“当时我家侄子说,我们家这么多人为什么不自己办一台‘春晚’呢?”周学东代表说后来大家筹划,每个人表演一个节目,“这个提议其实就是提前一天决定的,于是大伙儿各自进行了准备,甚至把音响什么的都搬过来了。”周学东说。

今年过年终于不吵不脏了

过年自家办“春晚”,很高兴!

沈健说,他的家庭人数并不多,父亲1岁时祖父去世了,祖母带着父亲学习生活,他们兄弟四个,每年过年一家人都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当时没有春晚,春节晚上主要就是吃,一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那种美好的记忆在以后整整一年里都会常常想起,对自己的学习和生活都是一种促进和鼓励。”

“我们可能对孩子会比较有耐心,但实际上对老人更要有耐心,因为老人他更需要自尊,”张红说,当你教会老人之后他们就会越玩越开心,然后还会经常跟你保持联系。张红代表很赞赏这些“老小孩”们的生活方式,在她眼中他们的晚年生活非常充实。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 沈健

作为省里主管环保工作的领导,实际上南京每年春节期间的空气质量都让他很着急,“不过从监测的数据上看,今年春节期间南京的空气质量是全省最好的。”陈蒙蒙告诉记者。

过年回家就是陪老母亲

回南京上班之后,周学东发现南京今年全面禁放烟花,与自己家乡热闹的鞭炮相比显得非常宁静,“我觉得这其实挺好,现在环境的压力非常大”。

那么全面禁放烟花爆竹会不会扩大到全省?陈蒙蒙表示,他们希望还是能继续增加全面禁放的城市,“因为这次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也将这些写进去了,当然最后的执行还是需要靠各个市县政府。”陈蒙蒙表示。

“今年过年我们是把各自的父母、亲人都请到家里过年,”全国人大代表、常州工学院副院长张红笑着告诉记者,这样避免了双方无法同时孝敬父母的情况。张红不无自豪地告诉记者,他们家的老人们在过年的时候也忙着发微信,像年轻人一样也成了“低头族”。

当记者问起易红代表家乡有哪些年味时,他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过年回家我一直是陪在老母亲的身边照顾她,哪里都没有去,”易红说,老母亲现在身体状况很差,一年一年变化很大,每周他都会抽出时间给母亲打电话,也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她,“但是老人家还是希望能见到自己的子女。”易红说。

周学东笑着自嘲自家的“春晚”要求不高,只要有节目就行,不会像中央电视台要准备很久,还要彩排很多次,“我们家这个纯粹就是一种娱乐的方式,谁也没给谁命题,当时表演的时候有演小品的,有唱歌的,还有跳舞的。”周学东代表告诉记者。

不过今年的情况全变了,陈蒙蒙印象最深的是年三十的时候,他们小区里面有人就在凌晨12点的时候突然放了一串鞭炮,“当时小区都非常安静,结果那串鞭炮就特别的响,当时我就听见有邻居在窗户外谴责那人,”陈蒙蒙笑着说,当然这个人可能也感到心虚了,结果放了一串就不敢再放了。

“小时候过年的记忆,就是一家人其乐融融围坐在一起,那种美好常常延续整整一年,每当想起都特别温暖。”全国人大代表、省教育厅厅长沈健回忆起自己小时候过年,依旧难忘。

周学东说与他们家的年轻人唱流行歌曲不一样,他当时唱了一首老歌《北京的金山上》,“当时我唱这首歌的时候底下老年人非常高兴,心想这不是我们干农活的时候唱的吗?而且在电视里面也很少听到这个歌曲了,”周学东代表说唱到后来,家里面老人都跟他一起唱了起来,这也让周学东颇为高兴。

今年过年,沈健的孩子回来和他们一起过年,几个兄弟也一起聚会,他说:“时代虽然变了,但是中国人家的观念一直都很传统,聚在一起,就是过年的感觉。”

张红代表告诉记者,她说老年人玩微信其实更重要的是需要小辈们耐心,“像老年人玩微信,他们其实担心怕弄错了,所以就会一会儿问一下,一会儿问一下,”张红代表说,这个时候作为晚辈首先要鼓励他们,然后一步步地耐心教他们。

“另外像我姐姐,她平时喜欢跳广场舞,于是她就把广场舞也搬到家里的节目中来了,”周学东笑着说,实际上她姐姐并没有说这是广场舞,“不过从动作上还有音乐上看,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广场舞。”

全国人大代表、东南大学校长 易红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 周学东

“我家两个阿姨今年都80多岁了,现在微信玩得好得不得了,简直就是‘微信控’,”张红笑着说,在过年期间,像她的阿姨不是忙着拍照,就是忙着拍视频,然后发到朋友圈,晒幸福;而张红的母亲虽然微信玩得不是很溜,不过张红表示有时候她发了微信就看见她母亲在给她“点赞”。

“今年家里亲戚走动的时候,还有和街坊邻居接触的时候,他们都说今年春节不吵了,好多了,”全国人大代表、省环保厅厅长陈蒙蒙对南京全面禁放烟花非常支持,在南京过年的他告诉记者终于过上了一个安静、整洁的年。

其乐融融的感觉会延续一整年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范杰逊 刘颖 成岗

“小时候过年更多是吃,能吃到很多平时吃不到的东西,现在生活条件好了,过年的意义更多就是团聚,兄弟姐妹、父母儿女一起聊聊生活和学习。”今年南京春节禁放烟花爆竹,沈健觉得不会冲淡年味。“过年放烟花爆竹,会增加热闹喜庆的感觉,但是现在环境压力这么大,禁放我们完全能理解并且支持,年味在亲情的相聚中,在一起,最重要。”

对于春节,东南大学校长易红的感触是要多陪陪老母亲;对省教育厅厅长沈健代表来说,春节只要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就好;而家乡在宁夏的周学东代表则是与亲人在家里办起了“春晚”;省环保厅厅长陈蒙蒙也在这个春节享受到了久违的宁静与整洁,据他介绍春节期间南京的空气全省最佳。今天,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将开幕,同时也是元宵佳节,那么人大代表们这个年过得怎么样?他们又有哪些回乡感触?